赛马会资料内幕22码|香港赛马会二肖中特
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!
  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  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  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  塔城新聞網網絡舉報入口
返回首頁

網絡語言盛行你怎么看?
2017-06-28 12:45:30   來源:塔城日報   作者:記者 何良   評論:0 點擊:

自從網絡普及之后,網絡社交逐漸占據了人與人之間交流的半壁江山。時至今日,誰要是在網絡聊天時看不懂對方發過來的網絡用語,往往會被嫌棄為“無趣”;與此同時,“扭捏作態”“喧賓奪主”等對網絡用語的批評之聲也不絕于耳。那么,我們塔城人對網絡用語的態度又是如何?近日,記者就此在塔城市進行了調查。

年輕人:網絡用語是大勢所趨

對于29歲的塔城市民瑪拉力來說,網絡用語早已走出了鍵盤和屏幕,應用于日常交流當中。

不管是前幾年流行的“不明覺厲、喜大普奔、人艱不拆、累覺不愛”還是近期的“藍瘦香菇、洪荒之力、一言不合就XX”,甚至更為復雜的英語諧音,這些網絡用語瑪拉力都是脫口而出,熟練應用于日常交流當中。

瑪拉力說:“包括我在內,身邊年輕人每天上網至少兩個小時以上,其中很大一部分時間都是在網上與人交流。網絡用語新穎有趣,還能直觀表達情緒,大家都很喜歡用,用久了習慣成自然,口語也就跟著開始使用了,我覺得挺好的。”

塔城小伙王偉在伊犁的一家外貿企業工作,同公司的大都是85后的年輕人。大家平常打打鬧鬧經常用網絡語言開玩笑,甚至已經成為一種公司文化。

王偉說:“我覺得網絡用語誕生于網絡,但又與現實世界密不可分,其中所體現的并不只是簡單的言語宣泄,更是年輕人面對快節奏的城市生活,試圖通過這看似嬉鬧的一言兩語表達各種復雜想法。這也是一種社交方式,不能因為部分人的不理解就全盤否定。”

“我覺得網絡用語作為一種新興文化是大勢所趨,我們需要盡力去適應它,并品味其中的喜怒哀樂。”王偉說。

中青年:不喜歡但不否定

在理解網絡語言這種新興文化過程中,中青年人似乎顯得更加茫然無措。他們積極參與到網絡互動當中,但面對千變萬化或直接夸張,或含蓄難解的網絡語言,抱怨也就隨之而來。

開水暖器材店的市民陳霞是一名70后。平時店里空閑的時候,她就愛上各種論壇網站,看看各類文章、新聞。

陳霞說:“每次看完文章我都會留意底下的評論。有些詞句根本看不懂,甚至都不敢相信他們說的是中文;而有些能看懂的,其中又包括一些不雅的詞句。在我看來,網絡用語總體來說表達的情緒過于強烈。許多事情明明只是一件小事,用網絡用語一評論就似乎顯得有什么大事發生,有炒作的嫌疑,我不喜歡這種感覺。”

但一提到自己還在學習幼兒教師專業的17歲女兒,陳霞笑著說:“我女兒這個年齡的孩子就很喜歡用網絡用語,包括平時和我交流偶爾也用,這是年輕人的自由,我也不好阻止。”

市民楊海英今年48歲,在藥店工作的她,一閑下來最愛做的事情就是用手機上網看新聞,或者用微信和朋友聊天。

楊海英說:“網絡用語更新換代的速度太快。去年流行的今年可能就不怎么用了,即便用了別人還會說你落伍。這就像一種快餐文化,傳承度較低,和博大精深的傳統漢語文化不能相提并論。”

但楊海英又肯定了網絡語言的一些正面意義。

楊海英說:“有些網絡用語還是挺有美感的,比如前一陣流行的‘洪荒之力’,很形象、很有趣。這個詞語實際上就是我們平常說的‘九牛二虎之力’或者‘用了吃奶的力氣’,我覺得‘洪荒之力’更直白,也更容易懂,比較容易讓大多數人接受。”

尷尬:網絡用語帶來的誤解

網絡用語千變萬化,有時候即便是緊跟時代潮流的年輕人,也不一定能夠一下子反應過來。市民森巴提最近就碰上了這樣的尷尬事。

森巴提說:“前幾天我正在辦公室里工作,突然收到隔壁辦公室同事發來的微信,上面就寫了一句連筆的英文‘youneedcrydear’(親愛的你需要哭出來)。”

森巴提的第一反應是自己在工作中犯了大錯,特別緊張。她趕緊跑過去問那個同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“結果對方哈哈大笑,告訴我這句英文的諧音就是‘有你的快遞兒’,真是把我搞得哭笑不得。”森巴提說。

類似的情況也在市民瑪拉力身上出現。瑪拉力說:“一般在網絡用語當中用數字2代替英文‘to’。有一次,一位同事在QQ上問我一項工作到底該怎么做,我就回了一句‘UP2YOU’(取決于你)。沒想到這個英文不錯的同事竟然沒有看懂,直接跑過來問我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

還有一次瑪拉力在接受科室具體業務安排后,對科室里年紀較大的同事說了一句:“我‘造’(知道)了。”

結果,那位同事聽了之后一頭霧水,硬是拉著瑪拉力讓她解釋“造”的意思。

文聯秘書長:多包容網絡語言

在地區文聯秘書長楊軍看來,網絡語言是網絡信息時代下發展的必然產物。

楊軍說:“伴隨著新時代的到來,人們的生活環境發生變化,也必然帶來新的風氣,甚至新的語言表達方式。”

楊軍作為一名70后,成長在改革開放后巨大的時代變遷當中,當時也是產生了許多新詞、新的說法。

楊軍說:“所以在我看來,網絡語言絕不是異類,而是順應時代的必然產物。”

在楊軍看來,網絡語言是現代人對于當下生活的情緒性表達,語言形象、生動,其中不乏一些膾炙人口的詞句。

楊軍說:“之前我在評價塔城本土作家王喜時,用了一句‘叫醒你的不是七八點鐘的鬧鐘,而是夢想’。實際上這句話的來源就是前些年十分流行的一句網絡用語。無論你是接納還是不接納,網絡語言實際上已經悄無聲息潛入了我們的語言習慣當中。”

面對一些對網絡語言的批評之聲,楊軍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“網絡語言當中的糟粕是存在的,但不能因為這些不好的詞句就否定整個文化現象。作為文化教育事業的工作者,無論是媒體還是教育機構,面對網絡用語的普及化,絕不能做局外人置身事外,而是應當以更寬廣的包容心態,主動參與,加以引導。”楊軍說。

(編輯:)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愛心送考小分隊助力高考
下一篇:污水涌進地下室居民愁

分享到: